<big id="z1l5r"></big>
    <del id="z1l5r"><dfn id="z1l5r"><output id="z1l5r"></output></dfn></del>

    <address id="z1l5r"><big id="z1l5r"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big id="z1l5r"></big>
      <delect id="z1l5r"><span id="z1l5r"></span></delect>

      <var id="z1l5r"></var>
      <pre id="z1l5r"></pre>

        <dfn id="z1l5r"><big id="z1l5r"></big></dfn>

          被囚禁虐待33年,它到死也沒等來人類道歉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8-30點擊數:1593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很多人去過海洋館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看過憨態可掬的海獅頂球、白鯨轉圈,也許還親吻過海豚,撫摸過海象……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馴養員的指令下,它們乖巧聰明,總能吸引無數人鼓掌歡呼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也許還會有小朋友因為一場表演,萌生了“以后要當飼養員”的想法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海洋館熱鬧愉快,最后參觀者心滿意足地退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少有人看到,這些表演“背后的真相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虎鯨殺人、襲擊

          都是身不由己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紀錄片《黑鯨》講述了一個“反抗”的故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主角Tilikum是一頭虎鯨,這本是一種聰明溫順的動物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們智力超群,種種跡象表明,每一個虎鯨“大家族”都有自己獨特的“語言”,還有著復雜的情感生活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成年虎鯨有48顆鋒利的牙齒,可以輕而易舉地把人撕成碎片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可虎鯨和海豚一樣“友好得令人驚訝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雖然有“殺人鯨”之稱,迄今為止,幾乎沒有發生過虎鯨在野外攻擊人類的案件,甚至它們還會幫助溺水的人。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可紀錄片的主角Tilikum不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是一頭“殺人鯨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10年2月24日,美國弗羅里達的一家海洋館發生了一起慘劇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資深女馴鯨師突然被自己馴養的雄性虎鯨Tilikum拖進水池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觀眾原以為這只是滑稽的表演,但她突然開始使勁鞭打鯨魚,拼命想游上岸,大聲尖叫“救命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可水池里的三頭虎鯨沒有放過她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幾分鐘后,馴鯨師死在了水池里。她的脊髓斷裂,頸椎、肋骨骨折,頭皮被完全撕下,左肩附近也被撕掉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這并不是Tilikum第一次涉嫌“殺人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999年7月,一名游客在閉館后偷偷潛入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人們在Tilikum的背上發現了他的尸體——Tilikum載著他的尸體在水池中游動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再往前,1991年2月,海洋館的一位兼職馴鯨師Keltie Byrne在工作時不慎跌入池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三頭虎鯨將她拖進水里,岸上的工作人員無法施救,幾個小時后,Keltie的遺體才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本來在第一次殺人后,Tilikum就不應該再和人類接觸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只因為它巨大的經濟價值,一直留在海洋館,被當成“搖錢樹”,承受高強度的表演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是全球海洋公園里最大的虎鯨,人們人工提取它的精子,不斷繁殖小鯨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因為值錢,它永遠不會被殺,不會被送回海洋,只能在淺水池里度過余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紀錄片里有人提到,僅僅已知的“虎鯨誤殺馴鯨師”的案例就有七十多起,襲擊更是時常發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987年,馴鯨師John Sillick在表演過程中被兩頭鯨魚壓死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海洋館把這起事件解釋為“訓練失誤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西班牙一位年輕的馴鯨師同樣死于他馴養的虎鯨口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剛剛向女友求婚,生命就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位女馴鯨師在和鯨魚互動時,把腳放在了鯨魚嘴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兩頭鯨魚將她拖入水池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06年,一家海洋館里晚間表演中,馴鯨師Trainer Ken Peters被即將一起表演的幼鯨咬住腳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把他拖進水里,“玩耍”一般放開、又咬住,循環往復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好在這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馴鯨師,他沒有驚慌失措,而是趁機換氣并且一直安撫鯨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最終,幼鯨放開了他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有研究人員認為,是圈養讓鯨魚有了過激行為:它們被情緒化摧毀,心理上受到創傷,變成“不定時炸彈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照顧過Tilikum馴鯨師面對鏡頭時淚流滿面: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他說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它不是因為瘋了、或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殺戮,它是因為沮喪、惱怒、不知所措,它找不到出口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女馴鯨師去世后,Tilikum大部分時間都單獨待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不再像以前那樣活潑,而是常常在水里漂浮著,像個做錯事的孩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表演中,它會不斷地對著觀眾臺鞠躬,結束后,就回到自己的“小牢房”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許多人為它感到悲哀,可這就是它的生活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故事沾滿“罪惡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為什么溫馴的虎鯨會突然殺死和自己朝夕相處的人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一些人口中,人們漸漸開始了解一個個沾滿罪惡的故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時間往前推四十年,美國普吉特海灣,一些擅長潛水的人被邀請參與捕捉虎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有飛機、測位儀、快艇和可以在水中爆裂的炸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虎鯨知道幼鯨會被捕捉,所以一些成年雄性鯨魚會去引開船只,讓雌性虎鯨帶著幼鯨“逃生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“獵人們”有飛機,輕易就能觀察到浮出水面換氣的虎鯨隊伍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快艇迅速跟上,撒網,不出意外,絕無漏網之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挑選到合適的幼鯨,獵人們就會放開圍網,其他所有鯨魚都可以離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可是沒有一頭虎鯨離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只幼鯨的整個家族,就停留在船只不遠處,不停地悲鳴、哀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參與那場圍捕的潛水員后來面對鏡頭,滿臉愧疚:就像是從母親身邊把一個幼小的孩子綁走……這是我能想到的最糟糕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無法抑制地哭泣,圍獵卻不會因為他停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幼鯨被漁網吊起來,它的親人們仍在不遠處發出嚎叫,徘徊不肯離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有誰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被帶走,還可以頭也不回地走呢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追捕結束時,圍網里有三條死去的鯨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指揮者讓他們把死鯨的肚子剖開,在里面填上石頭,再把沉重的錨勾在鯨魚尾巴上,讓尸體沉入海底……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潛水員說,他這一生后來經歷了不少事情,最糟糕的一件事,就是捕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被捕之后的它們,與其說是一條條生命,不如說,被當成一件件“貨物”,隨意買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988年11月4日,在海底世界的一場表演過程中,一頭雌性鯨魚生下了她的寶寶卡利娜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從未有過的畫面讓這只鯨魚寶寶一下子成了“明星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四歲半的時候,海底世界的管理人員決定把卡利娜移到另一家公園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馴鯨師提出了質疑,卻收獲了領導的一頓嘲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卡利娜被裝進卡車,帶去了機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她的媽媽待在水池的角落里,一整晚都在顫抖、尖叫、哭泣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馴鯨師說:“你除了看著她、同情她,毫無辦法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請來資深研究員分析那些聲音,發現虎鯨媽媽是在用一種從來沒有人聽到過的聲音尋找孩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可惜的是,這輩子,她再也見不到她的孩子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按照虎鯨的習性,它們本該終生和母親、家人待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圈養=傷害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紀錄片的主角Tilikum,于1983年在大西洋被捕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那時它兩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人們將它賣到了專門訓練、展示虎鯨的海洋館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四歲起,它開始接受訓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馴鯨師形容它:表現非常出色,總是熱心取悅觀眾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是怎樣訓練的呢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把一頭訓練有素的鯨魚和沒有練過的Tilikum一起放進水池中,要求它們做出指定動作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果Tilikum做不出來,那么兩頭鯨魚都必須受罰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剝奪虎鯨的食物,讓它們挨餓,讓無法完成動作的Tilikum被同類孤立、被攻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有時候,Tilikum全身上下都會覆蓋著同類留下的耙痕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些在馴鯨師眼中并不算什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說:我們相信Tilikum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到晚上,這些鯨魚就被關進大約20英尺寬,30英尺深的分離倉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一頭成年虎鯨的身長,就大約在26英尺以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們蜷縮在這個漆黑的金屬分離倉中,度過大約三分之二的生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被放出來時,身上常常會添上新的傷痕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不僅不人道,還可能導致虎鯨患上精神疾病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看著一直溫馴的虎鯨因為精神刺激殺人、因為母子分離不斷哀號嘶吼,馴鯨師終于承認:我以為我知道關于虎鯨的一切,其實我對它們根本一無所知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事實也的確如此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以為虎鯨的平均壽命在25到30歲,真相是被圈養的虎鯨最多只能活到30歲,但野生虎鯨的壽命幾乎等同于人類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以為25%的虎鯨背鰭會翻轉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其實,在野外,背鰭衰竭發生在虎鯨身上的概率小于1%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野生虎鯨的背鰭有時可以達到一米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所有被捕獲的雄性虎鯨,背鰭都會衰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們把來自世界各地的虎鯨放進一個水池里組成“家庭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實際上不同的虎鯨家族有不同的語言,和陌生虎鯨接觸根本不符合族群文化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所以,它們之間常常發生暴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988年,一頭虎鯨就因為被同類割傷了頭部的動脈死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海里,察覺到危險時,有上千平方公里任由它們逃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海洋公園里,無處可逃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就像是把幾個語言不通的人,一輩子關在狹小的鋼筋混凝土箱子里,強迫他們成為“朋友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野生虎鯨很少發生牙齒磨損的情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被圈養的虎鯨卻時常有牙齒磨損、感染,這是因為它們常常撕咬金屬欄桿和水池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們也被當做配種的工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紀錄片中提到,美國所有被飼養的鯨魚里,54%都有Tilikum的因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它終生沒有見過自己的孩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許多人眼中,生活在海洋館里的虎鯨得到了人類最“無微不至”的照料,不用為食物、天敵而苦惱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壽命長度、健康程度、同類相處,種種跡象都說明,虎鯨根本不適合被圈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們需要海洋,而非牢籠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所有動物表演

          都是騙局


          前不久,網絡上流傳著一段視頻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位海洋館的馴獸師,給自己馴養的白鯨涂上口紅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白鯨沒有任何反抗,馴獸師也絲毫不在意這種行為很可能造成白鯨皮膚感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博主@海洋守護者說:“這些白鯨是被饑餓和恐懼威脅的“奴隸”,他們沒有自由,海洋館里所有“有愛”的表演都不是白鯨的自然行為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比起野生白鯨,它們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壽命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人類看來,這些白鯨是會“微笑”的“小天使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可很少有人知道,這些“精彩表演”背后有多少不擇手段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只有16分鐘的紀錄片《圈套》,把鏡頭對準了一位馬戲團馴獸師,記錄下了一段動物表演“背后的故事”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一只黑熊幼崽脖子上緊緊套著鐵鏈,被迫站在木板上,練習平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為了讓習慣四肢著地的熊“站立”,他們把鐵鏈拴在熊脖子上“吊在高處”,讓它無法趴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長時間站立的黑熊很容易患上關節炎,引起髖關節損傷、股骨頭壞死,甚至終身殘疾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鐵籠里的小獅子不停地被人拿著鐵棍戳,它焦躁地在籠子里走動、怒吼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百獸之王”在舞臺上乖得就像小貓,因為如果不照做,迎接它們的就是鞭子和棍子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它們原本應該屬于山林,是最自由的生命。卻只能待在狹小的籠子里,忍受各種虐待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尖利的爪子、牙齒都被磨平,沒有絲毫反抗之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全世界已經有一百多個國家出臺了反對動物虐待的法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中國《全國動物園發展綱要》同樣明確提出“杜絕各類動物表演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然而動物表演在民間仍然屢禁不止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人類總是擅于遺忘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海豚灣屠殺之后的一片鮮血消散了,就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被迫和孩子分開的虎鯨媽媽不再日日哀號了,就可以忘記她因為人類失去了什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坐在海洋世界里、馬戲團里,看著那些“精彩”的表演,是否有人曾問過自己:它們是怎么學會這些的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《黑鯨》的最后,美國一些州開始要求海洋館停止圈養虎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許多虎鯨被放生回到大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以前的馴獸師坐在船上,看著海面游過的虎鯨,他說:我很欣慰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Tilikum最終也沒有回到海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去年1月,它死在了自己的“牢房”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從2歲被捕開始,一直被囚禁,直到36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死亡讓它終于解脫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個世界上,不只是人類才擁有情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動物也會憤怒、也會絕望,也向往自由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別口口聲聲說它們可愛,又讓它們用生命,為你的一時開心買單。

          狠狠狠的在啪线香蕉亚洲_2020国产成人盗摄久久就要色_午夜老司机精品福利视频_男女夜夜摸夜夜扠视频

            <big id="z1l5r"></big>
            <del id="z1l5r"><dfn id="z1l5r"><output id="z1l5r"></output></dfn></del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1l5r"><big id="z1l5r"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z1l5r"></big>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z1l5r"><span id="z1l5r"></span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z1l5r"></var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z1l5r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z1l5r"><big id="z1l5r"></big></dfn>